小说总排行榜 影视原著 二次元同人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竞技 盗墓小说 历史军事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青春校园 言情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文学名著 作者 盗墓笔记 鬼吹灯 金庸全集 现代都市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宫斗小说 古代言情 网络情缘
当前位置: 首页 > 饶雪漫 > 七喜
 

3. 玛吉阿米

饶雪漫七喜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带着满肚子疑惑走进玛吉阿米。

  玛吉阿米是一间藏式小酒馆,在八廓街东南角。

  周围都是白色藏式建筑,只有这座两层小楼涂成黄色,酒馆在二楼。

  今晚刚好是耶诞夜,酒馆内的气氛颇为热烈。

  雪漫所带的旅游团员共有七位,在靠窗的长桌坐下。

  他们今天傍晚时分才到拉萨,听说已有两位团员有高原反应。

  桌上点了两盏酥油灯,摆满藏式、印度、尼泊尔菜肴。

  另外还有香浓的酥油茶,以及店家自酿的青稞酒,酒味甘甜柔顺。

  在西藏过圣诞节,那真是想都没想过的事。

  在佛的国度里庆贺耶稣的诞生,也是挺有趣的。

  这场盛宴的气氛很欢乐,认识的或不认识的都互相道声耶诞快乐。

  我起身四处看看,这里的每一件摆饰、每一样器皿,都充满浓厚的西藏风味。

  当我看到墙上一幅彩绘佛像时,突然又想起佛像壁画上的光圈。

  我便坐了下来,拿出数字相机,再仔细端详一番。

  "你怎么看起来晃晃悠悠的?"

  我闻声抬头,看见一个体型高大的男子,脸上挂着微笑。

  "因为我的心支离破碎了。"我说。

  男子发出爽朗的笑声,然后坐了下来,在我对面。

  "我叫石康。"他说,"目前是这家店的老板。"

  "目前?"

  "老板出国玩去了,让我帮他看一个月。"

  "喔。"

  "喜欢这里吗?"

  "非常喜欢。"

  "知道为什么店名叫玛吉阿米吗?"

  我摇摇头。

  "三百多年前的某个月夜,这里来了个神秘人物。恰巧这时也有个像月亮般美丽的少女走进店里,少女的容貌和笑颜深深印在神秘人物的心里。从此,他常常光顾这里,期待与那位美丽少女重逢。"

  石康说到这,斟了一杯青稞酒,递给我。接着说:"神秘人物后来写了首诗,那首诗在西藏几乎人人都会吟唱。"

  "什么诗?"

  "在那东方高高的山尖,每当升起那明月皎颜,玛吉阿米醉人的笑脸,会冉冉浮现在我心田。"

  "那位少女叫玛吉阿米?"

  "玛吉阿米不是人名。"石康摇摇头,"玛吉在藏文的意思是未染,可解读成圣洁、纯真。阿米的原意是母亲,藏人认为母亲是女性美的化身,母亲的身上有女性所有内外在的美。因此玛吉阿米的意思应该是纯洁的少女或未嫁的姑娘。"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

  "你知道那位神秘人物是谁吗?"

  "不知道。"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

  "啊?"我大吃一惊,"难道当初仓央嘉措时常溜出布达拉宫,就是跑来这间小酒馆吗?"

  "没错。"石康哈哈大笑,"就是这里。"

  仓央嘉措虽然五岁时即被寻访为转世灵童,但当时西藏政局混乱,于是他被秘密隐藏着,直到十五岁时才坐床,入主布达拉宫。

  二十四岁时康熙下令将他执献京师,在押往北京途中,他病故于青海。

  但也有人说他没死,而且逃掉了,然后辗转各地弘法传教。

  无论何种说法,布达拉宫都不会有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法体灵塔。

  "仓央嘉措在西藏一直是个传奇人物。"石康说,"他也真是特立独行,身为活佛,却写下大量浪漫的情诗。"

  "嗯。"我点点头,"我也拜读过他的诗歌。"

  "不在布达拉宫当活佛,却时常溜到这里与情人幽会。"石康笑了,

  "他的诗句也曾提到他在雪地留下脚印而使形迹败露呢。"

  "或许仓央嘉措始终不觉得自己是活佛,只是个平凡人而已。"

  "喔?"石康的表情有些惊讶。

  "仓央嘉措十五岁时才坐床,这年纪坐床,已经不算小孩了。或许在世俗中待久了,会觉得自己比较像人吧。"

  "或许吧。"

  "我听过一种说法,仓央嘉措坐床前有个爱人。当他在布达拉宫时,之所以会常溜到这儿来,那是因为这家店里端酒少女的侧面,很像他的爱人。"

  石康又在我杯子里斟满酒,并比了个"请"的手势。

  "或许仓央嘉措就常坐在我这个位置,静静地望着那位美丽少女。"

  我举起酒杯,望着柜台,绑马尾的藏族姑娘正忙碌着。

  石康也转过身,看了柜台一眼。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负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是?"

  "仓央嘉措的诗句。"

  "当一个平凡人,好像比较幸福。"石康说。

  "嗯。"我点点头。

  我和石康同时沉默了一会,然后石康举杯邀我干杯。

  "想知道台湾版的仓央嘉措结局吗?"我说。

  "台湾版?"

  "嗯。"我笑了笑,"因为我是台湾人。"

  "哈哈。"石康笑了,"有朋自远方来,得再喝三杯。"

  说完后,我和石康又干了一杯。

  "他既没有在青海病故,也没有四处流浪传教,而是回到家乡,与爱人重逢。"

  "这结局挺美的。"石康又哈哈大笑。

  "或许是因为台湾的小说家非常同情仓央嘉措,便编了这个结局。"我说,"这就是所谓,小说家的善念吧。"

  "你也写小说?"石康问。

  "偶尔而已。"

  "你的本业是?"

  "水利工程师。"

  "喔?"石康微微一愣,"很难想象。"

  "大家都这么说。"我笑了笑。

  "为什么你刚刚一直看着相机发呆?"石康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

  "你看看。"我将相机屏幕转向他。

  "咦?"石康只看一眼,"怎么会有两个光圈?"

  "我也百思不解。"

  "相机给我。"石康站起身,"我去打印出来。"

  "好,相机给你。"我说,"但这家店给我。"

  "二十分钟内我没回来,这家店就是你的。"石康边走边说。

  十五分钟后,石康回来了,手里拿了张A4大小的纸。

  "只差五分钟。"我说。

  "好险。"石康笑了。

  印成纸张的相片,光圈更明显了,我和石康仔细琢磨着。

  但始终得不到合理的答案。

  "或许是佛菩萨显灵呢。"石康开玩笑说。

  "是吗?"

  "大昭寺有个活佛,你可以去问问看。"

  "活佛想见就能见?"

  "当然不行。"石康摇摇头,"但你还是可以碰碰运气。"

  我和石康又讨论了一会,还是得不出解答。

  把这张A4的照片对折两次,夹进台胞证内,我便起身告辞。

  刚走出玛吉阿米,抬头望了一眼星空。

  三百多年前仓央嘉措离开这里要再溜回去布达拉宫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我回到饭店门口,吓了一跳,里面黑漆漆的。

  摸黑走到柜台,服务员说今晚停电,但十分钟后电就会来。

  我打开手机,借着手机的微弱光亮,摸索着前进。

  好不容易爬上四楼,找到自己的房门号,用钥匙开门进去。

  躺上床,四周都是黑的。

  我思索着明天该去哪?

  就依石康的建议,去大昭寺吧。

  "咚"的一声,电来了。

本文链接:http://m.jiujiuxsw.com/xs/1197/139621.html, 请朋友们牢记《七喜》首发域名:m.jiujiuxsw.com。久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iujiu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