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总排行榜 影视原著 二次元同人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竞技 盗墓小说 历史军事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青春校园 言情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文学名著 作者 盗墓笔记 鬼吹灯 金庸全集 现代都市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宫斗小说 古代言情 网络情缘
 

第197章 谁他妈敢动我男人,陆翎威武

殇蝶儿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

关灯 直达底部

   闻以萍端着酒杯,有丝羞赧。

  展子晨不动声色地将桌上众人的神色扫入眼底,看来今天这酒宴吃的可不太单纯呐。

  想到这里,他决定顺着剧本演下去,一顿饭而已,他就不信曾星河和闻以萍能给他下了套不成。

  “闻科长,你随意。”展子晨一饮而尽。

  闻以萍见展子晨如此爽快,也以手掩唇干了杯中酒。

  “展书记,爽快!”曾星河赞道。

  曾雅珍则趁着展子晨不注意,给闻以萍狂打眼色。

  看到妻子行为有些出格,丁宁拉了拉她的手臂。

  “你干吗拉我?”曾雅珍不解。

  丁宁笑笑,没有说话。

  展子晨喝过酒,继续坐下吃菜。

  这其中丁宁也在曾雅珍的怂恿下向展子晨敬了两杯酒。

  酒席上的气氛越喝越热闹,直到展子晨的手机响起,众人才意识到已经吃了一个多小时了。

  “书记,有事?”曾星河侧头看展子晨,展子晨的手机屏幕遮挡住了,看不出是谁的电话。

  “没事。”展子晨不动声色的按掉了。

  刚把手机放回口袋,又嗡嗡的响了起来。

  “书记,您还是先回电话吧。”

  展子晨想了想,拿着手机走到了客厅里。

  “喂?”

  “你去哪儿了?”陆翎的声音有些兴奋,“我到你们县里了!”

  “嗯。”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我在曾书记家吃饭。”展子晨用眼角的余光看到饭厅的人都在注意他这边,“你先找地方待一会儿,还有事,挂了。”

  展子晨接了电话,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书记,如果您有事,就先回吧。”曾星河体贴道。

  展子晨笑了笑,“也不是大事,工作的事明天再谈吧,我也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谈工作。”说着,还和闻以萍调笑了一句,“你说对吧?闻小姐?”

  闻科长变成了闻小姐,这无疑是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高大姐和曾雅珍欣喜不已,曾星河脸上也笑,但是笑意却并未到达眼底。

  闻以萍面上有些羞涩,却仍然落落大方的与展子晨干了一杯酒。

  一时间,酒桌上的气氛有些喜庆,又有些怪异,却没人能弄明白到底怪异在哪里。

  等展子晨辞别了众人回到常委院一号楼之后,他的脚步已经有些虚浮了。

  “回来了?”他一进门,客厅的灯就亮了。

  展子晨眯了眯眼,看到陆翎神色不善地坐在客厅沙发上。

  “等着急了?”展子晨扶着鞋柜换鞋,嘴角带笑。

  “怎么会耽搁了这么长时间?”陆翎走过来,有些担心,如果不是展子晨在电话中的语气过于公事化,她早就按捺不住跑到闻家去找人了。

  不过,残存的理智告诉陆翎,曾星河的一系列动作绝对不是无的放矢,他故作亲热的和各级干部拉关系也不仅仅是亲民那么简单。

  “姓曾的要干什么?我就不信他那么单纯的请你吃饭。”陆翎也是在大机关和下面混过的,官场里的猫腻特别多,她虽然知道展子晨聪明,可是难免也会担心,这不自己的老爷子担心他,二话不说把她提到了这里,让她连去看沈亦凡的时间都没有,每天只能靠着电话,她不仅有些幽怨了,她决定这个事情处理完了,一定要去一趟川市见见她的情哥哥。

  唉,她真的想他了……

  可是也不等陆翎在哪里想沈亦凡,展子晨倒是丢给了陆翎一颗不小的炸弹。

  展子晨看着他,仰头笑,“他给我介绍女朋友。”

  “你说什么?”陆翎以为自己耳鸣了,展子晨刚刚在说什么?女朋友?!

  “曾星河给我介绍女朋友。”展子晨还在笑,笑得有些暧昧。

  “你确定?”

  展书记重重地点了点头。

  “操他妈的老东西!他妈的知道他的岁数一把了,可是想到那人的眼神也有问题,你的履历上没写已婚身份?”陆翎急了,就要冲出去找曾星河拼命!她就知道那老东西不安好心,从京都过来的路上的就听说了这个也是外调过来的白书记,想到展子晨这边可能会有些麻烦,可是没想到这丫的竟然把主意打到展子晨身上!

  操蛋的,谁不知道展书记是温家大小姐的男人!

  这现在温晴身体有孕到这边来往不方便,说来这边是她的小表哥,另一边则是自己未来的小姑子,这里有有姥爷张强在,重重叠叠之下,陆翎都希望这两个人能走到一起,不是过着名义上夫妻的日子,毕竟他们不能离婚,既然一辈子都注定要绑在一起,为什么不能好好的过下去,再说展子晨也不是歪瓜裂枣,长得还能看,就是脾气破点,可是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儿,可是丫姓曾的还敢给展子晨介绍女人!

  展子晨有些好笑的看着陆翎要暴揍的模样,可是看着挺好玩的,但是没一会儿他就有些笑不出来了,这女人拿了鞋好像要出去,陆翎的破脾气真是跟展子晨有一拼,要说展子晨是傲娇货,那陆翎就是他妈的是母夜叉一枚,暴力值还特别高,这个状态把她给放出去,那不得咬得一嘴血回来啊?

  于是展子晨连忙喊道,

  “你给我站住!”展子晨一把揪住了她,“还嫌不够乱的啊?”

  他这个动作一处,倒是真的把陆翎惹毛了,她瞪着展子晨,然后上下扫了两眼,没好气的哼道,“你说,你这么晚还不回来是不是被那个狐狸精勾住魂了?”陆翎一边说着,脸色狰狞得越发跟展子晨心里想的母夜叉一个模样。

  展子晨没好气的翻了白眼,用了些力道才让自己的领子从陆翎的手里挣脱开,这他妈的哪里是女人?真不知道沈亦凡是怎么栽在了她的手里,唉……这辈子……

  “滚蛋,哪有什么狐狸精,都他妈的村姑。”喝得微醺的展书记嗔怪,“再说了我怎么也是有家室的人,你省省吧!”

  被展子晨这么一说,陆翎立即舒坦了,心也放在了肚子里,可是她怎么不知道展子晨啥时候学会了这一招,忒勾人了!

  这幅模样放在这个小破地方,这不就跟大肥肉一样吗?别说是他们不太清楚展子晨的婚姻状况,估计就是知道了,那也架不住展子晨这招蜂引蝶的模样。

  “你现在倒是吧你那个破脾气改了不少,这样你还真不那么想让人削你。”陆翎眼睛弯弯,调侃着说道。

  展子晨有些迷迷糊糊的叹了一口气,“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要是还跟以前一样,那不是犯二吗?这里谁吃我那一套啊?”

  这话说完,客厅里突然静默了下来,陆翎的眼睛心里酸溜溜的,这话说的一点不错,环境不会因为某个人的心情而改变,所以只能自己调整自己的心态,然后去适应这个环境,各种滋味也知道有自己能动。

  就在两个人都因为这句话而有想起从前事情,空气中的凝滞不知道该如何打散时,展子晨家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呃?这个时候谁会来啊?”展子晨有些迷糊,转头看向门外,昨天的发烧本来就没有全好,晚上又喝了点酒,现在到家里坐下后,隐隐的头晕让他很不舒服。

  “管它呢!”陆翎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可是也有些好奇这个时候是谁过来了。

  “你去看看。”展子晨推了推陆翎,扶着沙发背坐起身体。

  陆翎晃了晃头,“你自己去,我看我先回屋子里待一会儿,这说不定是谁来了呢?”她暂时还不打算这么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毕竟展子晨在这里的几个月,他的很多事情她还不清楚呢,要说张强让陆翎过来,其实也是安插了一个大间谍,毕竟张强老爷子也是看好温晴,就怕展子晨一个人在外,难免寂寞孤独,万一招惹上什么烂桃花,那个时候可就对温晴不好交代了,而且两个人本来就不是有感情基础的结合经不起太大的风浪,所以能避免的必避免,能消灭的必须消灭在萌芽之中。

  陆翎本来想去屋子的,可是看到门口自己的箱子和鞋,她抓起来就一起连人带物进了房间,然后,还悄悄的给门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能够让她清楚的看到客厅里的情况。

  最后展子晨间陆翎的模样有些好笑,又头发的起了身,抓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喊了一声,“来了。”

  展子晨有些不情愿的,拉开大门,门口站着两名女子,定睛一看,这不是曾雅珍和闻以萍吗?

  愣了一下,随即挂上了温和的笑容,“是小珍啊,进来吧。”

  两个女子进了门,展子晨靠在沙发上有些懒洋洋的,他是真的不舒服,见来人是她们所以也就没有太大的心思。

  “小珍,有事吗?”

  曾雅珍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是一个白瓷大盖碗。“展书记,刚刚你没有吃主食就走了,我妈让我给您送碗汤面,请您趁热吃。”

  “真是太麻烦你们了。”展子晨不好意思道,“你们坐,我去厨房拿只碗来。”

  “还是我去吧,哪能劳烦展书记。”曾雅珍将托盘放到茶几上。

  “都坐吧,我去拿碗。”展子晨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和悦的笑了,“你们不知道厨房在哪儿,还是我来吧。”

  突然曾雅珍看到了一个柜子上的放的相框,里面是展子晨和温晴的唯一的一张合影,可是相片里的人笑得很开心,展子晨比现在的他更帅气,但是这张照片却好像是抓拍的,温晴背对着镜头,坐在办公桌前签署文件,长长的黑发披在肩头,窈窕的曲线从后面也能感受到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展子晨也顺着她们的视线看到了那张照片,低头吃了口面条,唇角不可抑制的轻轻飞扬了起来。

  两人恍然大悟,曾雅珍还说:“嫂子,一定很能干吧?”

  “能干?”展子晨笑了笑,撇了撇嘴,道,“女人太能干有什么用?娶了个老婆跟没娶差不多。”

  “不会吧?”曾雅珍和闻以萍都倒抽一口凉气,展书记竟然结婚了?!

  “呵呵呵……”展子晨只是笑,并未多做解释。

  展子晨的话一下子就打乱了某些人的心,等展子晨吃完面,两个人也不再多留,带着托盘告辞。

  “你们直接回家吗?”陆翎笑道:“我送你们。”

  “太麻烦陆翎了,就这么两步路,又有以萍姐作伴,我们自己走就好。”曾雅珍客气道。

  等房门一关上,陆翎就蹦跶了出来,很不满的看着展子晨,“你刚才怎么不说清楚?你在法律意义上已经是已婚人士,别在这里装大尾巴狼了。”

  “我也没说不是啊?”展子晨故意说道,其实刚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他没有把话说明白不是因为自己对闻以萍有意思,相反的,他这话似乎是要说给陆翎听的,至于理由……他不愿意去多想。

  “肚子好饿啊,有没有吃的啊?”陆翎捂着肚子在厨房里转悠了一圈,可是冰箱里什么都没有。

  “没有了,要吃只能去小卖店里买饼干了。”

  陆翎嚎叫了一声,突然看到展子晨碗里还有小半下的面条,她一个饿狼扑羊的架势就扑了过去,拿起一个勺子,稀里哗啦的吃了起来,虽然有些糊弄了,可是味道还不错,只能让她坚持到明天早上,她决定了明天吃饱了饭,一定要把冰箱给填满,这县城虽然挺大的,可是毕竟不是城市,晚上睡觉的时间都偏早,所以出去吃实在是很不方便。

  “顺便把碗洗了。”展子晨公子气的说道,这个家里多了一个人,突然觉得不那么空荡荡的了,虽然是个男人婆,但是总好过自己一个人。

  陆翎抹了抹嘴,“展子晨,你可真能使唤人,我这才到你家就让我给你当劳工,改天我得找我小姑子说道说道。”

  展子晨摊了摊手,歪头耸了耸肩,“请便!”

  陆翎把碗筷刷好,又摆放好,偷偷的叹了口气,这人啊……

  其实他也是想温晴的吧?

  可是就是那个破脾气,性子真是太扭捏。

  展子晨看陆翎没有回话,转过头朝着厨房里看了眼,有些小小的失望。

  可是他又到底在失望什么?

  狠狠的抹了把脸,展子晨给陆翎拿出了被褥,随后才自己倒了一杯水回了房间,吃了药,躺在床上把被子盖在头上,睡觉,睡着了就不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

  而往回走的曾雅珍和闻以萍则是各怀心思,他们都以为展子晨身边没有女人,是个难得的单身,可是现在看,好像根本就是那么回事儿。

  “说起来,好像还没有人见过展书记的夫人呢。”闻以萍意有所指道。

  “可能太忙了吧,但是谁知道呢?”曾雅珍笑嘻嘻道。

  闻以萍点了点头。

  两人相携回了白家,曾星河正和丁宁在客厅里聊天。

  “回来了?”见女儿回来,曾星河笑道:“怎么耽搁了这么久?”

  “展书记家就一个人所以就多聊了一会儿。”

  曾星河闻言挑起了眉毛,“一个人?”

  “对啊。”曾雅珍笑着腻在父亲身边。

  “但是我们看到展书记家的一个照片,好像他也是名草有主的人了。”曾雅珍说完,冲着闻以萍眨了眨眼,道:“以萍姐,你可要努力哟!”

  “小珍!”闻以萍嗔怪地瞪了她一眼,又看看面带笑容的曾书记,“你胡说什么!”

  “我哪里胡说了,”曾雅珍笑嘻嘻道:“像展书记这种好男人可不多了,姐,你要抓紧哟!”

  曾家客厅里笑声一片,曾星河若有所思。

  陆翎在展子晨上班后,悄悄的走出了大院,然后去了趟市场,才买了不少东西,幸亏她的力气大,两个手提袋的食物把原本空荡荡的冰箱塞得满满当当。

  看着塞满的冰箱,陆翎拍了拍手,心满意足的笑了,昨天刚到的时候就看着展子晨的脸色很憔悴,今天早上遇到要出门的他,更是看得清清楚楚,他的人比在京都的时候瘦了一圈,那衣服穿在身上都有些松垮,这样的他让陆翎的心里就跟被什么堵住了似的。

  从小就被娇惯着长大的展家二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苦?

  看来她到这里来的这一趟真是来对了,要不电话里报喜不报忧的,不看到他还以为他自己过的很舒服呢。

  所幸的自己的手艺不错,而且还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陆翎准备给展子晨好好的补养一下,要不太难看了,温晴不稀罕可怎么办?呵呵呵……

  陆翎拿出了新买的排骨和砂锅准备了起来,弄好上了火,看着锅子,陆翎想到了早上展子晨说的话。

  闻以萍就是曾星河介绍给展子晨的女人,他已经将这些事一五一十地跟她说了,让两个人有些不解的是,闻以萍和曾星河的女儿是一辈,真要是和展子晨处对象,虽然能解释的过去,但是也存在一定的障碍。

  难道说这是一种试探?

  曾星河是县委派下来的干部,展子晨明知他是来掺沙子的,也要以礼相待,维持住他县委副书记的体面。

  他也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借由闻以萍来试探展子晨。

  一个县委书记,不近女色,生活有如清教徒,这本身就容易让人生疑,在制度你的官员,对于结婚的问题都是很明确的,为了仕途没有几个人敢在这个方面太马虎,毕竟这也算是一项重要的指标。

  展子晨那根神经一向绷得很紧,他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这也是他向闻以萍释放善意的缘由,曾星河的动机暂时还猜不透。

  展子晨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才渐渐对闻以萍改了称呼。

  知道展子晨是在演戏,陆翎虽然心中不爽,但是也无可奈何,毕竟温晴现在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到这个地方来养胎是在是折磨人,而且要是万一在这里生了,条件也不好,家里人是绝对不会放心。

  陆翎只能叹了口气,默默的做着她金牌情报员的工作。

  一周之内,闻以萍往展子晨的办公室跑了四次。

  这一下,整个赵县的县委大院都热闹起来,本来机关大院的人们对桃色新闻就很敏感,更何况一个大美女三天两头地的往县委书记的办公室跑!

  难道展书记要焕发第二春了?

  要知道闻以萍一个县财政科长和县委书记可没有直接联系,要不是书记默许,她能跑这么勤快?

  一时间,闻以萍和展书记的绯闻甚嚣尘上,风声一直从县委小楼传到了政府大楼。

  在展子晨和财政局某科长的绯闻传了一个星期后,赵县县委大院来了一辆军牌吉普车。

  开车的是个带着墨镜的大兵,后排坐着人,但是因为车子的窗户上贴了深色的膜,所以看不清楚后排的情况,但是却能朦胧的看到那是个女人,而且她面容姣好,神情清冷,看到门卫拦住了军车,她冷冷地递出证件给门卫,门卫是退伍军人,一看到她的证件,立即敬了个军礼。

  这边淡淡地回了礼,一脚油门踩下,车子就冲进了县委大院。

  “真猛啊!”门卫赵亮啧啧有声。

  “是个中尉呢!总参来的。”门卫孙朋艳羡不已。

  “哇靠,总参的人到咱们这里干吗?”

  “我怎么知道?”门卫孙朋摇了摇头,道:“该干嘛干嘛,那样的人不是咱们能猜得着的。”

  门卫回值班室去了,吉普车带着嚣张的气场冲上了县委办公楼的小楼。

  “翎姐,我帮你弄弄头发,你再出去。”吉普车后门打开,下来一位穿着红色紧身短裙的美艳女郎,女郎烫着一头大波浪,发尾正好搭在胸口的位置,身材喷血,美腿修长,十公分的高跟鞋踩在脚上,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梁欢点了点头,目送她进了县委办公楼。

  随后坐回了车里,把窗户关好,打开空调,悠闲的带上耳机看着时装杂志,其实梁欢哪里是什么大兵,他就是在京都北漂一族,而陆翎找到他也是误打误撞,梁欢原来就是跟陆翎一个学校的,所以知道了老同学这边的事情,哪有不两肋插刀的份儿,这货二话不说就从剧组里找了一些道具就杀过来了,因为平时做有角色的时候不多,所以梁欢便跟着后台的化妆师也学了两手,这不在他的巧手下,分分钟把陆翎那个男人婆给打扮成了妖冶的喷火女郎,别说是不认识的,就是认识陆翎的也一时难以分辨。

  想到两人在宾馆里鼓捣的模样,梁欢是一脸的坏笑。

  而陆翎踩着高跟鞋,看似摇曳,实际是要命的走在了走廊上,心里把梁欢骂了几百遍,再低头看着自己胸前挂着的两个水袋,陆翎有些脸红,这他妈的是个什么事儿,她真是牺牲大了。

  等以后她答应要让温晴赔偿自己的精神损失,这一路过来,就感觉一堆人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胸前,恨的她真想掏出来水袋砸过去,看屁!

  女郎一路摇曳的上了三楼,把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都震住了。这是哪里来的尤物?瞧那□的身材,瞧那一路飘过的香风,别说县委,就是整个赵县也很少能见到打扮这么洋气的女人。

  “您找谁?”黄韬看着戴着墨镜,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美艳女人,赶忙站了起来。

  “展子晨在吗?”陆翎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明媚的凤眼。

  “在,”周俊点了点头,不解道:“请问您是?”

  “我啊?”美女将墨镜插、进胸口,看着黄韬的眼珠子也跟着往下移,不禁得意地笑了,“我是他老婆。”

  周俊目瞪口呆,这是展夫人?!

  “请您稍等一下。”周俊定了定神,急忙拨了内线电话。

  “什么事?”展子晨沉稳的声音传来。

  黄韬看着优雅落座的女人,小声道:“书记,有位自称您夫人的女士来访。”

  没用一分钟,书记办公室的门就开了。

  陆翎本来脸上是带着笑的,一看到叠着腿坐在沙发上的美艳女郎,陆翎也楞了,“你?”

  操……这他妈的是谁啊?

  “老公!”陆翎一看到他,眼中迸发出毋庸置疑的欢喜,她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陆翎身边,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你想我没?”

  说着,涂着鲜红唇膏的嘴唇在展子晨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老婆?”陆翎的声音都抖了,这他妈是陆翎吗?看脸的轮廓像,声音也像,可是陆翎明明不是这个样子啊!

  “我就知道你想我。”陆翎笑得很媚,一把揪住展子晨把他拖进了办公室。

  望着砰一声合起的房门,黄韬彻底傻了眼。

  展夫人,是不是太生猛了些?

  可是没想到在展子晨的办公室里此时并不是一个人,还有闻以萍也在。

  听到了动静,闻以萍也有些局促的站了起来,就算是展子晨又老婆又如何,这都是什么年代了,结婚又不是不能离婚。

  起身,她微微整理了下衣服,她自认为长得不错,那天根本就没有看到那人的正脸,今天倒是可以好好的看一看了。

  而不少闻讯儿来凑热闹的人也过来了,毕竟是周五的下午,这整栋楼的办公室里闲人一大堆,正经事儿该办的上午都办了,到了下午基本也算是个惯例,大家约定俗成了,所以一帮人在知道他们洁身自爱的展书记,竟然有老婆找上门的时候,不禁有些沸腾了。

  更有甚者,听说了闻以萍今天又来找展书记,这帮人更是八卦满天飞,管它男女,这好奇心是一点不减,一个二个的,有的拿着玻璃杯就晃荡出来了。

  最后就连在外面等陆翎的梁欢也凑着热闹进来了,可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大的场面,不说人山人海也是差不多啊,这让梁欢有些担心,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吧?

  梁欢拉过一个工作人员,“这是怎么了?这么多人啊?”

  工作人员本来还嫌他拉人,又看是个陌生人便没好气的说道,“有人在展书记的办公室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梁欢心道不好,急忙拨开人群挤了进去。

  虽然看县委书记的热闹不好,但是两个女人掐架这种桃色新闻可是点燃了县委小楼职员的熊熊八卦之心!

  他们先是三三两两的探出头来看,最后见事态越来越控制不住,干脆都围拢了过来。

  梁欢挤到秘书室门前时,本以为真能看到什么火爆的场面,但是等他打开虚掩的门时,发现里面还挺安静。

  这就让梁欢有些奇了怪了,这帮人看什么热闹呢?

  陆翎站在秘书室的沙发前,穿着高跟鞋的脚嚣张的踩上了茶几。

  闻以萍吓得脸色发白的蜷缩在沙发上,声音发抖,“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什么?”陆翎慢条斯理地擦拭着一把军匕,“我听说你看上了我男人?”

  “没有!”闻以萍急忙摇头,这个疯女人是什么意思?她只是遵照曾星河的指示办事罢了,展子晨是好,但是也没有好到让她拿命去拼的地步。

  “没有?”陆翎挑了挑眉,冷冰冰地盯着她,“没有看上我男人,你竟然一个星期往书记办公室跑了四次?听说你还是个科长,据我所知,就是你们头儿也不会随便往县委书记的办公室跑吧?”

  闻以萍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堪,她辩解道,“我是为了工作。”

  实在是展子晨给了她太过明显的暗示,又有曾星河的暗地里牵线,她就厚着脸皮过来了。

  其实她到展子晨的办公室也没什么出格的举动,不过是在外间坐个二十分钟,然后进里间谈个十分钟,这十分钟还是开着门的。

  不过饶是这十分钟也让流言瞬间传遍了县委大院,因为这件事本身就很不寻常,一个女科长怎么会有那么多机会见到县委书记呢?这里面是不是存在某些不为人知的隐情?

  闻以萍和曾星河也是想借由舆论造势,如果展子晨确实对她有意思,就进行下一步计划,如果没有意思,就进行其他方面的调查。

  毕竟在曾星河眼里他走这一步棋,进可攻,退可守,就算弄错了,展子晨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陆翎,把刀子放下来!”展子晨大喝一声。

  陆翎转头看了他一眼,道:“凭什么!”

  “你别犯错误!”

  “我手上有准头。”陆翎刷一声掷出匕首,锋利的刀尖狠狠地□了皮质沙发的椅背,正贴着闻以萍的耳际。

  “别,别杀我……”闻以萍吓哭了都。

  梁欢看到这场面,刷一声拉开了大门,对着看热闹的人群大喊一声,“愣着干吗?保安呢?”

  “叫保安来也没用。”陆翎冷冷地说道:“敢跟我抢男人就要做好致残的心理准备!”

  “陆翎……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展子晨有些苦笑这说道,眼中满是无奈。

  痛心疾首啊!展书记非常痛心疾首啊!

  “你以后只爱我一个,只对我好,眼里只有我,那我就不闹了。”

  “你别闹了。”展书记头疼地扶着额头,“你都闹了几年了,让我清净清净不行吗?”

  说这话的展书记很悲情,围观的众人恍然大悟,展书记这是被悍妇给绑住了,有这么个瘟神挡在前面,展书记就是有贼心也没有贼胆啊!

  “我不管!”陆翎表现的非常光棍,“你是我的,我就跟你耗着,咱们有一辈子的时间!”

  “你!你!”展书记手捂胸口,气得快吐血了。

  闻以萍贴着沙发,哭成了泪人。

  围观的众人窃窃私语起来,不管怎么样,展书记一时间成为了县委大院里最值得同情的人,敢情这也是做男人的悲催啊,这女人虽然好,可是却太悍了,想甩都甩不掉,有女瘟神在前面挡着,展书记难做啊!

  “怎么回事?”气喘吁吁的曾星河终于带着保安姗姗来迟。

  明明在同一个小楼办公,都过了半个多小时,曾书记才带着保安姗姗赶到,这事着实耐人寻味。

  不过此时也没人注意那么多了,曾书记带着保安赶到门口,大声叫道:“你是谁?书记办公室也是你能来闹的地方?”

  陆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又是谁?”

  “我是县委副书记曾星河。”

  “哦,就是这女人的叔叔?”陆翎慢条斯理地抽回军匕,意有所指道:“你把你侄女介绍给我男人是什么意思?要做现成的叔叔?”

  “你,你血口喷人!”

  “恼羞成怒了?”陆翎笑道:“曾副书记,你别怪我多嘴,我就奇怪了,怎么你对你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侄女这么照顾?你在桂市她就在桂市,你在人事局,她就在人事处,你到了赵县,她也来了赵县,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女人,二十七八岁了也没有个稳定的对象,你确定你不是设套害我男人?”

  话音未落,后面立时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现在大家讨论的重点已经变了,已经不是展书记的婚姻之路多么悲惨了,而是曾书记和闻以萍到底有没有暧昧关系!

  如果这位‘展夫人’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曾书记这事做得可就不那么地道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曾星河脸色沉得能阴出水来,他转头对着保安吼道:“还愣着干什么?!”

  “你吓谁呢?”陆翎啪一声把匕首拍在桌上,那装着水袋的胸,也跟着一颤,冷漠的双眼瞪着冲进来的保安,保安也微微咽了下口水,这女人虽然凶,可是这身材真不是盖的。

  “我今天把话放在这儿,谁要是敢阴我男人,就别怪我的刀子不长眼!”

  “你,你……”曾星河被她气得几乎要晕过去了。

  “我什么?”陆翎拍拍腰间,那里鼓鼓囊囊的露出一个疑似枪套的东西,她冷冷地看了闻以萍一眼,放出一句狠话,“敢跟我抢男人,最好先算算命有多长!”

  ------题外话------

  呵呵呵~陆翎真是为了让展子晨和温晴能好好相处,豁出去了~加油!

  展二少这小官儿也是做的不消停呢,官场里好人不多呀~李二黑的爪子也蛮长滴,竟然把人都给弄到了这里来找事儿。

  谢谢大家对蝶儿的支持,么么哒~( )

  

本文链接:http://m.jiujiuxsw.com/xs/13177/2997388.html, 请朋友们牢记《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首发域名:m.jiujiuxsw.com。久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iujiuxsw.com